遣兴二首 其二

遣兴二首 其二朗读

八千岐路愁何补,四十光阴老亦宜。此去只堪犀首饮,向来都是虎头痴。


逢时有道其如命,得意无言所恨迟。诗债即今浑倚阁,新篇惟有莫相疑。

唐庚

宋眉州丹棱人,字子西。哲宗绍圣间进士。徽宗时,为宗子博士。张商英荐其才,擢提举京畿常平。商英罢相,坐贬惠州安置。遇赦还,复官承议郎,归蜀道卒。为文精密,谙达世务,文采风流,人称小东坡。有《三国杂事》、......

唐庚朗读
(0)

猜你喜欢

夫百姓不能自治,故立君以治之;明君不能独治,则为臣以佐之。然则三五迭隆,历世承基,揖让之与干戈,文德之与武功,莫不宗匠陶钧而群才缉熙,元首经略而股肱肆力。遭离不同,迹有优劣。至于体分冥固,道契不坠;风美所扇,训革千载,其揆一也。故二八升而唐朝盛,伊吕用而汤武宁,三贤进而小白兴,五臣显而重耳霸。中古凌犀,斯道替矣。居上者不以至公理物,为下者必以私路期荣;御圆者不以信诚率众,执方者必以权谋自显。于是君臣离而名教薄,世多乱而时不治。故蘧寗以之卷舒,柳下以之三黜,接舆以之行歌,鲁连以之赴海。衰世之中,保持名节,君臣相体,若合符契。则燕昭乐毅,古之流也。夫未遇伯乐,则千载无一骥。时值龙颜,则当年控三杰。汉之得材,于斯为贵。高祖虽不以道胜御物,群下得尽其忠;萧曹虽不以三代事主,百姓不失其业。静乱庇人,抑亦其次。 夫时方颠沛,则显不如隐;万物思治,则默不如语。是以古之居子,不患弘道难;遭时难,遭时匪难,遇君难。故有道无时,孟子所以咨嗟;有时无君,贾生所以垂泣。夫万岁一期,有生之通涂;千载一遇,贤智之嘉会。遇之不能无欣,丧之何能无慨?古人之言,信有情哉!余以暇日,常览国志,考其君臣,比其行事,虽道谢先代,亦异世一时也。 文若怀独见之明,而有救世之心,论时则民方涂炭,计能则莫出魏武。故委面霸朝,豫议世事。举才不以标鉴,故久之而后显;筹画不以要功,故事至而后定。虽亡身明顺,识亦高矣! 董卓之乱,神器迁逼,公达慨然,志在致命。由斯而谈,故以大存名节。至如身为汉隶,而迹入魏幕,源流趣舍,其亦文若之谓。所以存亡殊致,始终不同,将以文若既明,名教有寄乎?夫仁义不可不明,则时宗举其致;生理不可不全,故达识摄其契。相与弘道,岂不远哉! 崔生高朗,折而不挠,所以策名魏武,执笏霸朝者,盖以汉主当阳,魏后北面者哉!若乃一旦进玺,君臣易位,则崔子所不与,魏武所不容。夫江湖所以济舟,亦所以覆舟;仁义所以全身,亦所以亡身。然而先贤玉摧于前,来哲攘袂于后,岂非天怀发中,而名教束物者乎? 孔明盘桓,俟时而动,遐想管乐,远明风流。治国以体,民无怨声,刑罚不滥,没有馀泣。虽古之遗爱,何以加兹!及其临终顾托,受遗作相,刘后授之无疑心,武侯处之无惧色,继体纳之无贰情,百姓信之无异辞,君臣之际,良可咏矣!公瑾卓尔,逸志不群。总角料主,则素契于伯符;晚节曜奇,则参分于赤壁。惜其龄促,志未可量。 子布佐策,致延誉之美,辍哭止哀,有翼戴之功。神情所涉,岂徒蹇愕而已哉!然而杜门不用,登坛受讥。夫一人之身,所照未异,而用舍之间,俄有不同,况沈迹沟壑,遇与不遇者乎? 夫诗颂之作,有自来矣。或以吟咏情性,或以述德显功,虽大旨同归,所托或乖,若夫出处有道,名体不滞,风轨德音,为世作范,不可废也。故复撰序所怀,以为之赞云。 魏志九人,蜀志四人,吴志七人。荀彧字文若,诸葛亮字孔明,周瑜字公瑾,荀攸字公达,庞统字士元,张昭字子布,袁焕字曜卿,蒋琬字公琰,鲁肃字子敬,崔琰字季圭,黄权字公衡,诸葛瑾字子瑜,徐邈字景山,陆逊字伯言,陈群字长文,顾雍字元叹,夏侯玄字泰初,虞翻字仲翔,王经字承宗,陈泰字玄伯。 火德既微,运缠大过。 洪飙扇海,二溟扬波。 虬虎虽惊,风云未和。 潜鱼择渊,高鸟候柯。 赫赫三雄,并回乾轴。 竞收杞梓,争采松竹。 凤不及栖,龙不暇伏。 谷无幽兰,岭无亭菊。 英英文若,灵鉴洞照。 应变知微,探赜赏要。 日月在躬,隐之弥曜。 文明映心,钻之愈妙。 沧海横流,玉石同碎。 达人兼善,废己存爱。 谋解时纷,功济宇内。 始救生人,终明风概。 公达潜朗,思同蓍蔡。 运用无方,动摄群会。 爰初发迹,遘此颠沛。 神情玄定,处之弥泰。 愔愔幕里,算无不经。 亹亹通韵,迹不暂停。 虽怀尺璧,顾哂连城。 知能拯物,愚足全生。 郎中温雅,器识纯素。 贞而不谅,通而能固。 恂恂德心,汪汪轨度。 志成弱冠,道敷岁暮。 仁者必勇,德亦有言。 虽遇履虎,神气恬然。 行不修饰,名迹无愆。 操不激切,素风愈鲜。 邈哉崔生,体正心直。 天骨疏朗,墙宇高嶷。 忠存轨迹,义形风色。 思树芳兰,剪除荆棘。 人恶其上,时不容哲。 琅琅先生,雅杖名节。 虽遇尘雾,犹振霜雪。 运极道消,碎此明月。 景山恢诞,韵与道合。 形器不存,方寸海纳。 和而不同,通而不杂。 遇醉忘辞,在醒贻答。 长文通雅,义格终始。 思戴元首,拟伊同耻。 民未知德,惧若在己, 嘉谋肆庭,谠言盈耳。 玉生虽丽,光不逾把。 德积虽微,道映天下。 渊哉泰初,宇量高雅。 器范自然,标准无假。 全身由直,迹洿必伪。 处死匪难,理存则易。 万物波荡,孰任其累? 六合徒广,容身靡寄。 君亲自然,匪由名教。 敬授既同,情礼兼到。 烈烈王生,知死不挠。 求仁不远,期在忠孝。 玄伯刚简,大存名体。 志在高构,增堂及陛。 端委虎门,正言弥启。 临危致命,尽其心礼。 堂堂孔明,基宇宏邈。 器同生民,独禀先觉。 标榜风流,远明管乐。 初九龙盘,雅志弥确。 百六道丧,干戈迭用。 苟非命世,孰扫雰雺? 宗子思宁,薄言解控。 释褐中林,郁为时栋。 士元弘长,雅性内融。 崇善爱物,观始知终。 丧乱备矣,胜涂未隆。 先生标之,振起清风。 绸缪哲后,无妄惟时。 夙夜匪懈,义在缉熙。 三略既陈,霸业已基。 公琰殖根,不忘中正。 岂曰摸拟,实在雅性。 亦既羁勒,负荷时命。 推贤恭己,久而可敬。 公衡仲达,秉心渊塞。 媚兹一人,临难不惑。 畴昔不造,假翮邻国。 进能徽音,退不失德。 六合纷纭,民心将变。 鸟择高梧,臣须顾眄。 公瑾英达,朗心独见。 披草求君,定交一面。 桓桓魏武,外托霸迹。 志掩衡霍,恃战忘敌。 卓卓若人,曜奇赤壁。 三光参分,宇宙暂隔。 子布擅名,遭世方扰。 抚翼桑梓,息肩江表。 王略威夷,吴魏同宝。 遂献宏谟,匡此霸道。 桓王之薨,大业未纯。 把臂托孤,惟贤与亲。 辍哭止哀,临难忘身。 成此南面,寔由老臣。 才为世出,世亦须才。 得而能任,贵在无猜。 昂昂子敬,拔迹草莱。 荷檐吐奇,乃构云台。 子瑜都长,体性纯懿。 谏而不犯,正而不毅。 将命公庭,退忘私位。 岂无鹡鸰,固慎名器。 伯言蹇蹇,以道佐世。 出能勤功,入能献替。 谋宁社稷,解纷挫锐。 正以招疑,忠而获戾。 元叹穆远,神和形检。 如彼白圭,质无尘玷。 立上以恒,匡上以渐。 清不增洁,浊不加染。 仲翔高亮,性不和物。 好是不群,折而不屈。 屡摧逆麟,直道受黜。 叹过孙阳,放同贾屈。 诜诜众贤,千载一遇。 整辔高衢,骧首天路。 仰挹玄流,俯弘时务。 名节殊涂,雅致同趣。 日月丽天,瞻之不坠。 仁义在躬,用之不匮。 尚想重晖,载挹载味。 后生击节,懦夫增气。
(0)
七月十日万告朗等:便流火感伤,兼切不自胜,奈何奈何!转凉,汝等各可可?知近闻邑邑。吾涉道,动下疹乏劣。力及,不具告。父疏。
(0)
一猴死,见冥王,求转人身。王曰:“既欲做人,须将毛尽拔去。”即唤夜叉拔之。方拔一根,猴不胜痛叫。王笑曰:“看你一毛不拔,如何做人?”
(0)
鲁有执长竿入城门者,初竖执之,不可入;横执之,亦不可入。计无所出。俄有老父至,曰:“吾非圣人,但见事多矣!何不以锯中截而入?"遂依而截之。
(0)
迟顿首陈将军足下无恙,幸甚,幸甚!将军勇冠三军,才为世出,弃燕雀之小志,慕鸿鹄以高翔!昔因机变化,遭遇明主,立功立事,开国称孤。朱轮华毂,拥旄万里,何其壮也!如何一旦为奔亡之虏,闻鸣镝而股战,对穹庐以屈膝,又何劣邪! 寻君去就之际,非有他故,直以不能内审诸己,外受流言,沉迷猖蹶,以至于此。圣朝赦罪责功,弃瑕录用,推赤心于天下,安反侧于万物。将军之所知,不假仆一二谈也。朱鲔涉血于友于,张绣剚刃于爱子,汉主不以为疑,魏君待之若旧。况将军无昔人之罪,而勋重于当世!夫迷途知返,往哲是与,不远而复,先典攸高。主上屈法申恩,吞舟是漏;将军松柏不剪,亲戚安居,高台未倾,爱妾尚在;悠悠尔心,亦何可言!今功臣名将,雁行有序,佩紫怀黄,赞帷幄之谋,乘轺建节,奉疆埸之任,并刑马作誓,传之子孙。将军独靦颜借命,驱驰毡裘之长,宁不哀哉! 夫以慕容超之强,身送东市;姚泓之盛,面缚西都。故知霜露所均,不育异类;姬汉旧邦,无取杂种。北虏僭盗中原,多历年所,恶积祸盈,理至燋烂。况伪嬖昏狡,自相夷戮,部落携离,酋豪猜贰。方当系颈蛮邸,悬首稿街,而将军鱼游于沸鼎之中,燕巢于飞幕之上,不亦惑乎? 暮春三月,江南草长,杂花生树,群莺乱飞。见故国之旗鼓,感平生于畴日,抚弦登陴,岂不怆悢! 所以廉公之思赵将,吴子之泣西河,人之情也,将军独无情哉?想早励良规,自求多福。 当今皇帝盛明,天下安乐。白环西献,楛矢东来;夜郎滇池,解辫请职;朝鲜昌海,蹶角受化。唯北狄野心,掘强沙塞之间,欲延岁月之命耳!中军临川殿下,明德茂亲,揔兹戎重,吊民洛汭,伐罪秦中,若遂不改,方思仆言。聊布往怀,君其详之。丘迟顿首。
(0)